综述:四大因素制约2022年巴西经济表现

2022年是巴西大选年。新年伊始,巴西央行将今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0.36%。无独有偶,联合国预测2022年巴西经济增长0.5%,显示权威机构对巴西大选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基本判断。

2021年11月25日,在巴西巴伊亚州萨尔瓦多的历史中心区,身着非洲-巴西风格服装的女子庆祝巴亚纳日。(新华社发,卢西奥·塔沃拉摄)

随着多项经济数据1月陆续发布,这个拉美最大经济体2021年经济发展状况呈现“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经济稳步复苏,对外贸易总额及贸易顺差均打破历史纪录,同比分别增长35.8%和21.1%。另一方面,全年通胀率高达10.06%,创2015年以来新高;基准利率年内经7次上调后达到9.25%,为4年多来最高水平;失业率居高不下。

巴西观察人士对2022年该国经济增长预期十分谨慎,认为大选年将给巴西经济带来较平常年份更多的不确定性。巴西媒体报道,随着通胀率和利率上升,巴西经济2022年或将再次经历一个“失落之年”,并可能徘徊在衰退边缘。

巴西经济学家和媒体分析,2022年巴西经济发展受到国内外四大因素影响:内部是大选选情和新冠疫情;外部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特别是美国的货币政策变化,以及全球大宗商品货物贸易的不确定性。

从内部因素看,大选对巴西经济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去年,巴西股市圣保罗博维斯帕指数全年下跌11.93%,结束自2015年以来连续六年上涨势头。观察人士认为,如果今年巴西大选选情胶着,经济发展、企业运营、股市行情和投资消费等或将面临不确定性。经合组织此前将政治不确定列为可能减缓巴西经济复苏的重要因素之一。

新冠疫情是巴西经济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变异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快速蔓延后,巴西重新采取一系列防控措施,部分州取消或推迟了包括狂欢节在内的诸多活动。在疫情反复影响下,巴西居民购买力下降,消费需求波动较大,企业生产、经营和销售受到影响。

这是2021年12月15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大楼。(新华社发,沈霆摄)

从外部因素看,巴西经济学家和媒体普遍担心,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预期或将影响巴西今年经济前景。为防范美元升值导致资金外流与本币贬值,巴西率先采取预防措施——自2021年3月以来连续7次加息。即便如此,去年美元相对巴西雷亚尔仍大幅升值。

目前,巴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对巴西通胀评估为“继续高企”,认为经济活动状况“略低于预期”,并在近期公告中预测2月将再次上调基准利率1.5个百分点。巴西央行1月的调查显示,多数市场分析师预测巴西基准利率在2022年底将达到11.25%。

另外,疫情反复、复苏迟滞导致全球大宗商品需求不确定性凸显,也是巴西2022年经济发展的隐忧。2021年,外贸成为巴西经济闪光点,在对华贸易实现跨越式增长的同时,对美国、南方共同市场、东南亚与欧洲等地区的出口也有所增长。

不过,巴西央行已经认识到,奥密克戎毒株增加了全球复苏的不确定性。一旦出现外部需求不足,高度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巴西经济将不可避免受到拖累。巴西经济部日前表示,预计巴西今年全年外贸总额为4892亿美元,同比下降2.1%,其中出口同比增长1.4%,进口同比下降6.6%。

巴西市场监视器网站针对该国最近6个大选年股市走势的分析结果显示,大选投票日之前的市场情绪和表现往往不尽人意,而选举结束后股市通常表现积极。当地一些媒体及专家学者认为,巴西经济今年可能也将呈现“前低后高”走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